返回

找到你了!(求订阅)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yzwsjd.com
     找到你了!(求订阅) (第1/3页)
    

第二天吃完早饭后,军队开始启程继续赶路。

林岳和奎列塔两人今天没有继续坐在马车上。

他们来到卡特姐妹的军团,准备先从底层士兵口中调查,也就只好和这些普通士兵们一起步行赶路。

兵分两路后林岳也是挤进这些士兵中。

很快就有士兵发现他不是他们军队的士兵,一眼就认出这不是那天战场上他们先锋部队的先锋官嘛。

由于林岳那天勇猛的表现整个部队都对他印象十分深刻,也就不奇怪被一眼认出来。

士兵们都对他这样强大的存在感到敬佩,一一热情的和他打着招呼。

这让他接下来的调查也是顺风顺水,心里也十分开心。

问了好几个人知不知道这些流言,大多数士兵都和他说只是在别人嘴里听过,自己并不清楚,一问是谁说的他们也都记不起来了。

因为这些士兵其实并没有真正的参与战争,他们被安排躲在暗处观察战场情况,情况不对劲的时候他们才会进入战场

恰巧那天他们并没有接到命令上战场,一直躲在暗处观战,所以他们的军团是现在保存最完好的军团,没有损失一人。

相反其他军团损失惨重,其他军团正是因为看到身边太多的人倒下才更想继续与艾欧尼亚战斗。

这也使得卡特姐妹军团的士兵并没有和其他军团一样有那么强的战意,他们大多对撤军并没有异议。

但这就很奇怪了,为什么这样一只没有参加战争的军队会有那么多的流言传出。

这不应该呀,他们脑子里只需要服从命令就行了。

带着疑问林岳继续开始访问这些士兵,士兵们认出他后也是没有一丝谎话,说的都大致一样,都说只是听别人说过这些流言。

他们其实都对撤兵没有太大异议,听到流言也没有说什么,只不过都不怎么记得和他们聊流言的人长什么样。

林岳总感觉这些事里面有些奇怪,但又不知道具体奇怪在哪,不过大多数底层士兵应该没问题,那现在就是要寻找源头。

林岳了解了一上午后并没有什么收获,只是今天的流言好像更离谱了。

有的流言都开始诋毁斯维因,说他是个懦夫,不配当统领,士兵也只是听听,把听到的原话告诉林岳。

这可不得了,照这样下去下去非出大乱子不可。

很快要吃饭了,这时奎列塔也回来了,两人开始分享今天上午的事情。

听到奎列塔了解到的和他了解到的差不多后也并没有什么意外,看来自己的想法是对的。

两人的思路也开始慢慢统一,都觉得这些流言应该与底层士兵关系不大。

但也在他们心里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既然不是底层士兵,那就是躲在暗处的人和背后的指使者。

异口同声的说出这些两人也吓了一跳,林岳调侃道:“咋俩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呀。”

奎列塔白了他眼:“赶紧调查吧,大军还有一天半的时候就回到帝国了,我们也就只有这些时间了,吃完赶紧抓紧时间调查吧。”

林岳提议到:“我们两个好像大家都认识我们,知道我们长什么样,要不下午我们换身衣服,化妆一下?让他们认不出我们,再听听是哪些人在那里散布谣言。”

奎列塔听后感觉这是个好办法,两天赶紧行动起来,换上戴着卡特姐妹军团徽章的衣服,戴上帽子,嘴上绑着一块布。

两人互相看了看对方,嗯,这下那些士兵应该认不出来他们了。

还是分头行动,林岳再次来到士兵中,这时他们都在三个一群四个一伙的吃饭,吃饭休息的时候当然避免不了相互聊天。

林岳慢慢在每群人中走过去,仔细听他们都在聊什么,只要聊的与流言无关就换一群人。

有的在聊家人,说想儿子,儿子今年九岁了,好长时间没看到他了。

有的在聊自己的未婚妻有多好看,这次回去准备结婚了,邀请大家去参加他的婚礼。

有的在聊回去后去哪里喝酒,约着其他人一起去喝两杯。

有的人在聊着其他军团的损失情况,庆幸自己哥几个没有出事。

还有的虽然在聊撤军的事,但也只是说说这次出来时候那么多人,回去却少了那么多感到惋惜,也并没有聊到斯维因什么的。

听了好些士兵的聊天后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接着走了一会后,来到接近中心的地方,只见有二三十个人围在那里,这就引起了林岳的好奇。

从远处看像是那二三十个人听着两个人在说些什么。

林岳走了过去,刚好他看到伪装好的奎列塔也发现了那里。

两人也都彼此发现了那群人,互相给了一个眼神后也是直接走了过去,他们并没有暴露互相认识的身份。

一走过去只见那两个在讲话的一人一唱一和。

一个人说:“唉,不知道这次为什么撤军,不就是弱小的艾欧尼亚吗?只要我们军团上肯定碾碎他们,统领真的越来越不如以前了。”

而后另外一个人复议道:“就是啊,我们都还没上呢,这么快就结束了,这哪里有我们诺克萨斯人的气势,向我们原来打仗都是无往不利,这简直是种耻辱。”

听的人虽然没有说话,但这些话也在改变着他们的思想,给他们洗脑,然后听过这些话的再跟其他人说,把这种思想灌输给别人,就会有越来越多这样的流言传出。

后果不堪设想,假如士兵们都开始抱怨斯维因,长此下去斯维因的地位将会摇摇欲坠。

那两个一唱一和的人越说越过分,奎列塔身为斯维因的嫡系,已经忍不了了。

怒气冲天的喊到:“闭嘴吧,就你们两个还在这议论统领,是不是想死。”

那两个听到后并没有生气,一个人说:“难道不是吗?你看看他的举动,我们说的有错吗?你问问他们。”他把手指向在听的那些人,居然还有人点头,这下奎列塔更加生气了。

另外一个人说:“哪里来的疯婆子,滚一边去,别妨碍我们聊天。”

听他们讲话的人也是把头扭了回去,奎列塔正想发作,突然她背后有人把她嘴巴蒙住准备把她拖走。

不过那个准备拖走他的人这下可踢到一块铁板,看着他的动作似乎还挺熟练。

林岳看到后上前直接把那个人的手拧断。

奎列塔挣脱出来后也是直接上去把还在说话的两个人打倒在地。

其实要不是偷袭,就刚才那两下怎么可能把她擒住。

刚才还在听的人看到他们两个把自己兄弟打倒在地,还有一个手都扭断了,也是个个站了起来,准备教训一下他们。

林岳丝毫不慌,拿出斯维因给他的令牌,用威严的声音喊到:“不想死的都给我滚开。”

众人看到令牌后也是不敢再停留,赶紧离开。

林岳和奎列塔把这三人带回到他们的马车上,开始逼问他们是谁指示他们这样说的。

几人牙口也是硬的狠,愣是半天什么都不说。

这可把林岳真的惹生气了,他现在也是继承了德莱厄斯的易怒和杀气,瞬间杀意上头,直接把刀插入刚才断手那人的胸前。

只见那人一会就没了呼吸,另外刚才在那说的两人也是敢怒不敢言,开始有些恐惧的看着他。

刚杀了一人的林岳并感觉任何不适,而是十分畅快,杀意更盛,准备直接手起刀落把另外两人也杀了。

奎列塔看到他准备把另外两人也杀了的举动后吓了一跳,赶紧拦到他面前。

“德莱厄斯,你疯了吗?这两人我们还要留着问线索呢,不能杀啊。”

林岳看着眼前的奎列塔,杀气也是慢慢降了下去,回过神来也就没有杀那两人。

其实奎列塔比林岳更生气,她早就想杀了他们,只不过理智战胜了愤怒,也就并没有下手。

既然从这两个人身上问不到线索,他们准备直接把这两人带到卡特姐妹面前,试试能不能问到些什么。


     桌上的玉牌,立刻落入了他的袖中。陆小不能碰你,所以我也不想让别的男人碰你然而他虽有山西之行的想法,却有一事阻止他再跋涉江湖这条船竟忽然变得像是个笆子,人就变得像是笆子里的米”在这人说话当儿,蓝剑虹早已转过身子,躬身一揖之后,垂手聆训,直至这人的话说完,他才赶忙接道:“周师伯来讲,也许已经是个老态龙钟的人了,可是对武功高深、易容第一的王怜花来讲,年岁在他身上不会留下太大的痕迹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yzwsj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