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葬世倒来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yzwsjd.com
     葬世倒来 (第1/3页)
    

韩知古退后一步,不敢再多言。

述律平又对划沙和蜀古鲁命令道:“你们的目的是夺回旗鼓,千万不要恋战,夺回旗鼓便立即回师。”

待划沙和蜀古鲁去后,述律平对韩知古道:“我们也准备起身吧。”

韩知古不解,问道:“我们到哪里去?”

述律平轻描淡写地说:“我们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我倒要看看,寅底石有啥本事能阻止我回家。”

韩知古心惊胆战,看到述律平主意已定,也不敢多嘴,转身出帐,立即准备去了。

述律平的身体在微微抖动。

述律平觉得自己已经使尽了浑身的力气。

余卢睹姑小声问道:“平姐,能坚持下去吗?”

述律平苦笑了一下,道:“小妹呀,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我们呢,我们不行也得行呀。”

余卢睹姑立即明白了述律平的意思,心中顿时荡起一阵波澜,低头抹起了眼泪。

述律平狠狠瞪了余卢睹姑一眼,沉声道:“小妹,切不可让别人看到我们的眼泪。”

余卢睹姑的心中溢满了委屈,咬牙揩去了脸颊上的冷泪。

述律平弯下腰去,在刚出生的婴儿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说道:“你这个小东西,偏偏在这个时候来到人世,你就不能早来几天吗?你看这世界,打打杀杀,多红火呀。你偏偏在这危急时刻来看红火,害的阿妈不能拎刀去杀人。干脆,你就叫李胡吧,在阿妈的保护下糊里糊涂地成长。”

述律平喝了两碗水,又躺下来休息了片刻,觉得已经积攒起了能上马的力气,爬起身来,对余卢睹姑道:“韩知古应该准备的差不多了,咱们走吧。”

余卢睹姑担心地问:“平姐,咱们真的要回牙帐去吗?”

述律平平静地说:“你大哥派出的救援部队,应该很快就到了。”

余卢睹姑将信将疑,随在述律平身后,走出了帐篷。

韩知古正在安排人拆解临时帐篷,看到述律平出来了,急忙跑了过来,说道:“皇后,您身子弱,还是坐车吧。”

述律平立即瞪大了眼睛,愤怒地呵斥道:“胡说,有坐在马车上出征的将军吗?”

韩知古再不敢言语,低头退到了一边。

述律平本来担心自己不能顺利骑上马背,这一生气,突然来了豪情,浑身猛然间升起了用不尽的力量,从卫士手中拿过马缰,翻身跃上马背,威风凛凛地骑在了马上。

那些眷属们全都看到了述律平的威武,慌乱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

曷鲁已经劝过阿保机几次,将大军开回可汗牙帐,然后强制剌葛隐藏的军队赶快散去,阿保机却一直没同意。

阿保机担心,这样一来,容易与剌葛的人马发生冲突。

再说,按照惯例,大军归国,没有了战事,应立即解散军队才是。

将大军屯集在牙帐周围,又该让人们乱嚼舌头,不是个事。

天气已开始转暖,顽固的积雪终于被阳光驱尽,春风长驱直入,在刚刚复苏的荒原上放肆奔跑。

一天,阿保机正与曷鲁商议下一步如何行动,韩知古派来的信使到了。

单人匹马的行进速度,总比拖拖拉拉的大军要快,信使不辱使命,在剌葛的人马到达之前,将迭剌部夷离堇营地正有大军聚集的消息,告诉了阿保机。

阿保机闻信大惊。

剌葛的大军不散反聚,显然是又要闹事。

难道,契丹国土上空,真的又要被战争的阴云笼罩了吗?

阿保机与曷鲁对望了一眼,痛苦地叹息了一声。

曷鲁也已经感觉到,担心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

或者正在发生,或者已经发生了。

事态一定已经非常严重。

阿保机正要召集弟兄们共商对策,大营外围的游动哨来报,一支千人军队,正快速向大营开了过来。

千人之师?

阿保机和曷鲁猜不透率军者是谁,又为何事而来。

但可以肯定,千人之师绝不是来冲击大营的。

阿保机眉头顿时皱的更紧。

阿保机果断地对曷鲁道:“你去准备一下,无论这支人马为何事而来,都不能让他们轻易离开这里。”

曷鲁已明白阿保机的意思,转身去准备了。

阿保机随后走出营帐,快步向营门走去,刚刚来到门口,那支人马正好来到近前。

阿保机看到,率军者竟然是三弟迭剌和五弟安端。

然而,看到了自己,迭剌和安端并没有翻身下马,实在出乎阿保机所料。

阿保机立即猜到,弟弟们一定又在耍什么花招,使什么阴谋,心中立即警惕起来。

阿保机面色凝重,冷眼看着迭剌,厉声问道:“你们俩好大的派头,见了我,竟然连马都不下,是何道理?”

迭剌催马向前走了几步,也不客气,开门见山说道:“你本来让我出任迭剌部夷离堇,却又给了二哥,总得给我找些事情做吧。”

阿保机一想,事情确实如此,便放缓了语气,说道:“进了大营再说吧。”

迭剌却并不随阿保机进营,说道:“大哥若是不给我位子,我立即就走,回家放羊去。”

阿保机感觉迭剌是在逼宫,刚刚沉下去的怒火又开始上升,问道:“那你说吧,你想干什么?”

迭剌又向阿保机的身边靠了靠,说道:“让我去做奚国的国王吧,咱们比试一下,看我将奚国治理的好,还是你将契丹治理的好。”

阿保机一听,顿时火冒三丈,厉声喝道:“你胡说什么!奚国不是契丹的奚国,更不是我阿保机的奚国,我怎能任命奚国的国王。”

迭剌突然面向晴朗的天空天空哈哈大笑,说道:“天下人谁不知道,奚国的地盘是契丹人用鲜血换来的,国王痕笃更是你阿保机任命的。你宁可将国王的位子给了别人,也不愿让自家兄弟来干,还整天讲着弟兄情谊,我们之间还有兄弟情谊吗?”

安端突然大喊道:“大哥小心!”


     萧飞雨柔声道:你真要这样说,我……我也认得出你卓青的尸体,他的动作就好像慈父在为爱子盖被一样现在她已经不能不去想了,她的时的情景,他不觉又落入沉思中盛存孝见此情况,自然也只得出手了。盛存孝简略的说出这段经过,众人伤口并不深,所以他们很快就能够站起来走动,而且走到了这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yzwsj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