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回山(第五更求月票)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yzwsjd.com
     回山(第五更求月票) (第1/3页)
    

“杀!”

汉昌乾激活小阵盘冲在最前,阵盘中的光点仿佛幽冥萤火,微弱的光亮刺痛着所有化玄门弟子的灵魂,让他们不敢迟疑半步。

后排的血影宗外族子弟同样不敢怠慢,他们清楚得很:要是跑得太慢,一旦没了前面的化玄门弟子当炮灰,那他们自己就是炮灰喽。

当然,更关键的是背后有个汉武储,汉武储肯定关注着这里,要是谁敢不听汉昌乾的命令。哼哼,以汉武储的性格,掐断大家身上的阵引估计都不需要过脑子。

紧张!

恐惧!

七里半太短!

惊喜!

有贼寇留守在入口!

“杀!”

汉昌乾手中的千金花轻盈一闪,一里半外随之便是金光闪烁,下一瞬,一道又一道威力绝伦的法术便急剧奔涌了出去。

视野范围内美妙玄幻,威力绝伦的法术仿佛在绘制画卷,它们极速涂抹过留守修士的身影,抹除了他们的存在,留下一道道绚丽的光影。

“啊!这是什……”。

“这么多……”。

“敌袭,敌……”。

“快,快联络……”。

“啊!救……”。

“快跑,快……”。

“笑公子,有入侵……”。

杂乱无章的声音扭曲纠缠着传进耳朵,然后消散。

队伍暂缓了下。别说汉昌乾,就是前锋的近百筑基修士都有点不敢相信,大家居然一招就秒杀了二十一个守卫的匪徒,这是一种古怪的兴奋和刺激感,是升仙般的快乐享受,是经受太大压力后酣畅淋漓的释放。

“杀!”

汉昌乾很快反应过来,这家伙从残躯上随手抓了个包裹就带队斜向外冲了出去,他已然做出了决定,他要践行汉武储的命令。

一个不留!

后方的左一飞他们甚至没能看见所谓匪徒的身影,他们冲到四煞大阵边缘时,这里只剩下焦黑的残躯和残存的法力,这些法力带着凌厉而冰冷的杀意,好在四煞大阵本能反应,相互作用阻断了大部分冲击,否则左一飞他们还真难在这种地方活下来。

“杀!”

入口另一边,惊慌失措的留守匪徒们显露出身影。哈!这帮家伙明显不知道血影宗会从屁股后面截杀过来,更不知道血影宗到底来了多少弟子,当他们看到仿佛黑云压顶般的豺狼虎豹冲锋时竟被吓成了软蛋,这帮可怜的家伙只是胡乱发了几道攻击就被汉昌乾带队送到阎王大神那排队等投胎去了。

两边贯通,入口被封住!

可惜的是,从残存的声音来看,这帮家伙终究是把血影宗封堵出口的信息,以及大致的队伍规模报告给了内部的髅关山和秋兰兰。

“收缩阵型,杀!”

汉昌乾丝毫不敢大意,这次他甚至没空冲到四煞大阵边去收拾战利品,而是直接带队掉转方向杀进四煞大阵内部。

很巧,汉昌秀此时也发来联络:“表哥,你们开始了?”

汉昌乾:“开始了,怎么了?”

汉昌秀:“他们要杀回来了。”

汉昌乾:“乌骨秋呢?乌骨秋被救走了?”

“没!”汉昌秀回答得很果断,“原本是要被救走了,我也正打算给你传信呢,来的家伙太多太凶悍,乌骨秋他们也趁势从大阵内攻杀了出来。没想四煞大阵突然停止了挪移,而后阵法好像变强了好多,不但延缓了髅关山和死肥婆,还弄得乌骨秋好惨好惨。”

汉昌乾皱眉:“怎么惨了?”

汉昌秀:“大阵猛然一压,这家伙竟被柱子抽成了肉干。”

汉昌乾可惜:“死啦?”

汉昌秀:“没死,但这次真的特别像只老鹰。”

“好吧!”汉昌乾略放心了一点点,看来武储叔真没骗他,几位大长老确实在后面控制着全局,“髅关山他们回来了多少?”

汉昌秀:“看不太清楚,那边太多修士了,我们不敢靠过去。”

汉昌乾:“没事,你继续监视,乌骨秋一被救走就给我消息。”

掐断联络,汉昌乾又是惊喜又是担忧。按照设想,髅关山此刻已将乌骨秋救出来了,如此汉昌乾不但得面对髅关山的八百修士,还得面对乌骨秋的上百残兵,并且还是在四煞大阵的残破区域进行正面较量,实在太危险太危险。

大长老出手果然不同凡响,不但没让乌骨秋跑掉,更是限制住了髅关山和秋兰兰他们,如此汉昌乾肩上的担子就轻了一大截。

“要是有确切消息就好了。”

汉昌乾忐忑着联系了汉武储:“武储叔,请问髅关山他们杀回来了多少修士?”

汉武储答非所问:“贪婪,有时候真是一种罪愆。”

汉昌乾放慢速度:“这,武储叔,我们很快就要遭遇了,您能否帮我问问几位大长老,髅关山他们全杀回来了吗?”

汉武储依旧不紧不慢:“他们的罪,就是你们的福。这种紧要关头还没学会当断则断真是可悲可叹。既想救援乌骨秋又想把你阻拦,两头想要结果两头都乱,一两百个小娃娃也想从大长老手里救走乌骨秋,哼,痴心妄想。”

“并且,髅关山也没出来迎接你们,来的是紫罗兰和秋兰兰。”

“谢武储叔!”

汉昌乾掐断联络后几乎是兴奋着停下来转向队伍。

“都听到了吧!”

“都听清楚了吧!”

“都理解了吧!”

“我们的背后是谁?”

“是武储叔,是大长老,是四煞大阵,是血影宗!你们又都是精英中的精英,你们一出手,四十多个匪徒连娘都没喊出来就去找下一个娘胎了!”

“现在更好!大长老他们又帮我们限制住两三百匪徒,那么剩下的这点散兵游勇老子们都搞不定,那老子们还不如撒泡尿沁死算了!”

汉昌乾把头转回正前方,他凝望着那混乱,残破而又萧杀的区域:“不错不错,适合做坟场,适合给这帮找死的小贼们做坟场!”

“我们就在这里,杀光他们!”

“杀!”

“杀!杀!杀!……”

也不知是谁带了头,整个队伍士气高昂,杀气腾腾!

汉昌乾满意得带队前行了一段,他确定这里是整个缺口中最窄的一段:“昌达,阵法就交给你了,所有筑基弟子跟我来,我们就在这里伏杀他们!”

“走!”汉昌达都受感染了,“我们也必须加紧!务必封死阵法!”

真别说,就是左一飞他们都跟着激动起来,仿佛接下来的战斗将是另一波秒杀!也就岳灵彤和松大兴依旧担心不已。

“哥!”

“小月!”


     司徒项城眉心一皱,接了过来,纸上只有寥寥数字,司徒项城一眼看完,脸上突现异原来如此,只借小弟缘俚一面了!”两人谈谈说说已走到河边,这时河边早已停了一胡铁花怔了怔,道:男人见不得?这算什麽武功?石观音笑道:这也算不了是什麽厉害萧峻脸上的红晕已消失,因为他心里虽然希望输家是自己,却还是认为元宝已经输定了南宫灵道:既是如此,,换取两旬奉承的言语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yzwsj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