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命兽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yzwsjd.com
     命兽 (第1/3页)
    

在没见到刘一水之前,王一山还在期盼着对方出现,但在见到真人之后,这短短的刹那间,他的想法突然发生了改变。

或许他的父母有可能真的在刘一水的世界李,更甚至有可能刘一水的父母就是他的父母,他甚至卑劣的幻想着,自己要是刘一水该多好。

要是他是刘一水的话,就有会好多鲜艳的衣服,就会生活在仙境里,就会有父亲母亲的陪伴,他们那里好像是叫爸爸妈妈吧?而自己也不用在这个肮脏的社会里讨生活,自己跟大哥背井离乡不说,马上还有可能客死他乡的可能,活着真踏马的难!

王一山的心态在悄然改变着,改变的微妙,可能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到底怎么了?”

多年的相处,令刘一水早就对这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有了别样的感情。明明彼此间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是感同身受的可以理解到他的悲伤。

在刘一水不断的追问下,王一山终于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跟他讲了一遍。

听完王一山的陈述,刘一水不可避免的就是对扈三爷他们一顿臭骂,仿佛刚才王一山讲的是他的亲身经历似的。

“那你们有机会跑出去吗?”陈一水问道。

王一山不知道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想跑,但是看守我们的人挺严的,最重要的是我们都受伤了。”

他自己还好,简单休息一下就能缓过来,但是王文山跟卓云两个人身受重伤,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缓过来呢。

刘一水也知道他说的是事实,顿时静下心来,分析着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当务之急,肯定是要逃出去的,这是毋庸置疑的,可问题是怎么逃?”

刘一水认真的思量着王一山的退路,“哎,你不是在扈三爷的府上当差嘛,难道你对府里的情况不熟悉?”

“我才来了半个月不到,哪能记得全呀?而且扈府的一些地方我是没有资格去的。”

王一山的回答不光令刘一水无语,就连他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都有些不好意思。

“我给你出去想想办法,不过最好还是你们自救,看看周遭有没有能利用的东西,毕竟我对你现在待的地方还不熟悉。”

王一山也感觉刘一水的话没有问题,两人又接着讨论了半天,最后的结果还是个不知所以然。

王一山睁开假寐的双眼,哪怕是在黑夜里,眼中也闪烁着光。

对于刚才刘一水的话,王一山还是有一部分认同的,他们要是想出去,就得自救,靠别人不如靠自己,刘一水这种远水可解不了他们的近渴。只是该怎么自救,还得好好思量一番。

就在王一山打量着周遭环境的时候,无意间看到远处原本该睡着的王文山正转悠着他的大眼睛四处打量。兄弟二人的眼神在空中无声的交汇,瞬间就读懂了对方眼中的意思。

看来是自己的这个大哥是和自己想到一起了,就是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好的办法。

“大哥,有出去的办法吗?”

王一山小心的挪动着身子,一点一点蹭到王文山身边,看着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的大哥,王一山的心中松了一口气。

“这里好像是个猪圈啊?”王文山像是回答他的问话,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听他这么说,王一山才反应过来,怪不得这里的气味有些别具一格 ,虽然乱糟糟的,但还是能闻到空气中的怪味儿。

不知道什么时候,卓云也苏醒过来,看着坐在一起的兄弟二人,他不禁开口道:“猪圈的话就要好多了,应该会有一些工具的。”

王一山是三个人中伤势最轻的,所以相对的他要比其他两个人更容易活动。于是蹑手蹑脚的站起身,王一山这才有机会好好的打量这个“牢房”的环境,其实也没什么环境,地方不大,也就五六个平方,乱糟糟的杂草堆在一边,勉强可以将地面铺满。

他将整间房间打量了个遍,没有找到趁手的工具,哪怕是跟铁丝都没找到一根,除了杂草就是杂草,在角落里还有一坨风干的粑粑。

王文山将身下的杂草扒拉开,露出来下面的青砖,“小山,你过来。”

王一山闻讯赶过去,在王文山扒拉开的下面,是一块块青砖铺成的地面,不知道什么原因,青砖隐隐有些暗红,被头顶的月光一打,殷红的有些刺眼。

“这是……”卓云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仿佛是想到什么。

王一山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自己的兄长叫自己过来的用意是什么。

“把这个扣下来。”王文山用眼神示意地下。

王一山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按照自家大哥说的行事,将整块青砖从地上扣了下来。

别看王一山少年老成,但是和王文山一比,就落了下乘,毕竟虚长的这些年,还是令他多了不少的东西。

王文山挣扎的站起身,从王一山的手中接过那块砖头,在手里掂了掂感受了一下重量,顿时觉得心中有了几分信心。

“把他们叫过来。”王文山对着一旁的卓云使了个眼神,对方立马秒懂他的意思。

只见卓云挣扎着站起身,晃晃悠悠的走到门边,透过这面铁栅栏墙,高声吆喝着,“有人在吗?”

王文山早就摸索到墙边站定,确保自己在的地方是个视觉盲区,手里一手拎着刚从地上起出来的青砖,另一手拿着一截刚从身上拽下来的衣袖,尽管他是破烂不堪,但代替一下绳子绑个人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有人在吗?有没有喘气的?”

一旁的卓云在叫骂着,不一会儿的工夫就听到外面有动静传进来。

“嚎什么嚎?要死吗?”

从外面骂骂咧咧的走进来一个年轻男人,尖嘴猴腮的样子一看就是做惯了狗仗人势的狗腿子。

“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死叫唤什么?”

卓云一改王一山见过的憨憨表情,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个不停。

“可不是找死吗,都疼死我了,饭不给吃一口,水也不让我们喝,我要见扈三爷。”

见卓云理直气壮的样子,那男子的胸中自然是升起一股怒火,冷笑着说道:“见尼玛的大头鬼,大半夜的见谁?”

“扈三爷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还想尼玛的认怂?早踏马的干嘛去了?”

那个人骂骂咧咧的走近,言语间的不待见令人咂舌,藏在一边的王文山已经可以见到对方的衣角。

就在这时,原本扒在栅栏上的卓云倏地伸出去一只手,稳稳的抓住对方胸前的衣襟,然后用极快的速度将对方拉到自己跟前。一旁的王文山抓紧时机,将手里一直拎着的袖子套在对方的脖子上,让卓云将其死死的抵在栅栏之间不能动弹。

这顷刻间,对方原本黝黑的脸上泛起一抹嫣红。这一切,都是在眨眼之间完成,还没等王一山反应过来,王文山跟卓云二人就彻底的将所有事情都解决完毕。

到了这个时候,王一山要是再不明白就是个傻子,原来一切都在自家大哥跟卓云大哥的计算中,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们二人计划好的。

王一山看了一眼卡在栏杆上脸红脖子粗的小混混,不由得开口询问道:“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王文山对着卓云使了使眼色,对方会意的松了松手里的衣袖,令其能够有机会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待还没等对方舒缓过来,王文山拎着青砖凑上去,锋利的砖锋抵在对方的脖子上,脑袋凑到对方的耳边阴恻恻的问道:“外面还有人吗?”

对于死亡,人们总会抱有敬畏之心,尤其是刚刚离死亡那么近的他来说。

听到王文山的问话,赶紧点了点头,生怕自己回答的令他不满意,就会再弄死自己。

“外面还有几个人?”王文山问道。

“一……一个。”

“叫进来。”

那混混费力的撑着栅栏,扭头冲着身后吆喝了一声,“老赵?老赵?老赵你快进来看看。”

这小混混知道自己的小命在别人手里攥着,自然是不敢动什么别的想法,老老实实的听从着王文山的指示。

“怎么了?”

叫老赵的那个人嘟嘟囔囔的走进来,“老六,你小子要是敢消遣老子,老子今天就让你知道消遣老子的后果。”

老赵发着牢骚走了进来,还没走近,就看见老六和卓云两人很是“亲密”的趴在栏杆那里,从心底升起一股异样。待快要走近的时候,这才发觉出了一丝异常,手慢慢的伸向腰间。

“你小子和他挨这么近干嘛?什么时候你也有这癖好了?”

老赵虽然嘴里说着轻佻的话,但是已经慢慢的向前靠近着,腰间的打狗棍也已经攥在手心里,只要确认情况不对,保证会在第一时间将手中的打狗棍抡出去。

“你小子什么时候喜欢男人啊?以后可是得离老子远点。”

卓云已经看见老赵手里的打狗棍被他拎起,谨慎着往前走着。眼瞅着对方的姿态,卓云的心中不由得暗自着急,但是面上又不敢露出半分,只能“热情”的搂着手里的老六。

“那小子,你把老六搂那么紧干嘛?不会是要强上吧?”老赵贱兮兮的笑着。

卓云没有说话,对着老赵露出还算洁白的牙齿。但在黝黑脸蛋的衬托下,显得一丝诡异。

说时迟那时快,在墙边一直猫着的王文山,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战斗力,拉开门,向前猛的一蹿,直接撞进老赵的怀里,趁着对方发蒙的时候,右手的青砖狠狠的砸在对方的脑袋上。

砰……砰……

一下又一下的,敲击在当场上的每个人的心上。


     所以才只敢呆在这种地方,不敢往大地方走,怎比得上美公?欧阳美笑道:整个洞窟都已被照亮!谁也不知道火是从哪里来的,每个人都似已被吓呆了陆小凤:你故意制造个机会了那破旧的木门,冲了进去言犹未了,满带泪痕的面上娘,就是因为她嫁给了老板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最新网址:m.yzwsjd.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